黛山旧郡

浮世三千,卿为朝朝暮暮

忘记那些相伴相随 彼此明亮的年纪

在lof你到处搬用别人的文字甚至也可以成为一个三千粉的温柔太太 实在是可笑至极

1

我愿意受难 我要成佛

1 5

尖耳朵坏心眼的小恶魔?不是哦。五勺浓稠的琥珀色蜂蜜,三朵由夜莺鲜血沁染的白蔷薇,一滴百年以前祭品少女神坛之上的剔透泪珠,我的小主人由此诞生。我卑弱的脊梁是她随时都可以拿起的戟;我将对她言听计从。

24

断裂破碎的姓与名 薄钝色的凉雨 凌晨两点你海盐味的眼睛

3

忠贞地受难就能成佛吗

4

我可以跟你说新年快乐吗?没关系啦,我等大家都和你说完了再说,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如果你不想听的话我就不说啦,我拿红纸写张小纸条悄悄塞到你家窗缝里好了。

现在外面在下雨喔。彻夜的烟火声被雨点滴滴答答取代了,都快忘掉这是辞旧的夜晚。家里的小孩子已经去睡觉了,我还醒着,我想起了早远以前的事。前两年的这个时候还下小雪呢……说这说那的,其实是因为现在我不好意思再说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点点点点想你了。

还是那句话啦,我再说一遍吧。

新不新年都要快乐

新不新年都要快乐呀。

2 6

亡国少女的血泪凝进丰润的琥珀,婉转妖冶成一株向死的红鸢尾。

镜湖的领主曲颈梳洗皎白的羽毛,冰冷的空气里盘旋着凄烈的挽歌。

我知道曾经缠缚我们的爱与眷恋最后也难逃幻灭,知道故事的结局将会是如同巴特农神庙那样的分崩离析。可我再看一眼,再多看她一眼,让爱神的金箭刺穿我的心脏我也心甘情愿。

4

我的爱人在古老的中世纪。漫无边际的永生让我对她的爱像地中海的暖浪那样温柔而绵长。百年以前,当她还只是位穿着浅青色的衣裙的少女时便已牵起了我的手。她蓬松鬓发间的白蔷薇盛着朝露,笑容细软如一抹牛奶色的月光,引我走向没有出口的神秘乐园。我以最后的月桂枝与馥郁的熟苹果香供奉她幻化出的熠熠生辉的虚无神像。我的小姑娘、我的公主、我的年轻神明。她安静、仁慈,宽容我的离经叛道,她默许我披着漆黑的斗篷在夜色里横冲直撞,追逐未知海域里海市蜃楼一样的灯塔。
所以我可以说我不爱她以表达我浅薄的不安但你不能。因为有统治者的应允你这样的异国旅人才能在这片土地上停留。你该买一束纯白的玛格丽特去十字塔尖的礼堂感谢她的慷慨。或者...

18

就此别过。走过这座桥,远处即是烟柳与青山。很快就要入冬,入冬的时候会下雪。和下一个邂逅的人一起看雪吧。不必为我白头。

17
 
1 / 5

© 黛山旧郡 | Powered by LOFTER